上海

大湾区时代与港澳合作升级的禅城愿景

“妈妈,看那只猪好大啊!”5岁的女儿拉着妈妈的手兴奋地说。今年春节,市民陈小姐带着儿子到岭南天地游玩,各种可爱的卡通形象春节装饰让小孩兴奋不已,而让陈小姐印象更深的是这里火爆的人气,“到处都是操着各种不同口音的游客,各种自拍。”

2007年,佛山禅城启动东华里片区旧城改造,从香港引进国际化团队,以“修旧如旧”的理念对传统岭南建筑群进行现代化包装,佛山文化+香港设计所产生的化学反应,让岭南天地项目摇身一变成为佛山乃至珠三角最具人气的文旅地标之一,成为佛山对外展示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

岭南天地是佛山与港澳交流合作的缩影。改革开放40年来,佛山依托优越的地理位置与深厚的文化渊源,从经济、文化、城市等多个维度不断强化与港澳的交流合作,为佛山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注入了强大动力。

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定位、发展目标、空间布局等作了全面规划。站在新起点,梳理过去40年佛山与港澳的交往历程,能够为接下来更广阔的合作空间找到新的时代坐标。

文化纽带为两地交往搭建桥梁

1985年,在加拿大完成8年学业后,苏祖耀回到香港进入一家跨国公司,随后被派驻到内地工作。彼时改革开放正处于起步阶段,香港和内地的人员往来远不如现在密切,在香港出生成长的苏祖耀首次踏入中国内地,对一切都感到很新鲜,而对于自己的祖籍地佛山同样知之甚少,他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与佛山的密切接触还要再过7年。

“1992年后,在父亲的鼓励下,我才跟着回到家乡佛山。”苏祖耀说,自己对故乡最早的认知更多来自于父辈的感染。

作为著名的港澳同胞,苏祖耀的父母苏家荣和苏李秀英伉俪长期热心佛山的公益事业,先后捐建了石湾医院苏家荣门诊大楼、苏李秀英医院、石湾区苏李秀英图书馆、石湾镇第一小学、石湾镇敬老院、石湾和平天桥、澜石镇颐老院、佛山市聋哑学校、元甲小学、佛山市儿童活动中心等众多社会公益工程。在苏家荣的倡导下,先后有20多位港澳乡亲慷慨解囊,为石湾医院兴建住院大楼、急诊大楼和购置先进的医疗设备。在苏祖耀看来,这种以故里情为纽带在佛山和香港乡亲之间搭起的桥梁,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佛山和港澳民间交往的重要体现。

就在苏家荣等港澳乡亲为家乡事业积极奉献的同时,一轮更深刻的经济合作在佛山和港澳之间拉开帷幕。改革开放初期,伴随内地投资市场的局部开放,开启了港资企业内地投资的序幕。港澳将制造业的加工环节和生产工序转移到珠三角等地,将设计、财务、销售等工序留在香港和澳门,形成广东生产、香港和澳门服务的“前店后厂”的模式。

广东省创新战略研究会会长、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广汉认为,“前店后厂”合作模式是香港的体制、资金和它掌握的国际市场的优势与内地劳动力、土地等资源优势,在中国内地市场局部开放条件下相结合的产物。这种结合对于正处于工业化初期的珠三角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根据统计,港澳企业流入的初期,香港主要的制造业约80%以上的工厂或加工工序转移到了广东,其中转移到珠三角的占94%。

对于拥有众多港澳乡亲的佛山而言,这种产业转移对佛山的经济腾飞影响深远。香港佛山社团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罗家聪介绍,目前香港约有几十万的佛山籍居民。“在改革开放之初,许多香港企业家到佛山寻找商机,那时候作为亚洲四小龙的香港在制造业、商业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模式,而大陆地区有着丰富的资源和市场,本着开拓新市场的想法,很多企业家就开始想要把香港生产、进口的一些产品卖到内地。”

罗家聪说,佛山与很多香港居民同宗同源,“同声同气”,而且地理位置接近,因此佛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与香港进行较多经济交流的城市之一。

香港人到佛山来之后,他们慢慢发现了佛山的商机所在。譬如佛山的传统陶艺比较发达,在改革开放初期,建筑陶瓷也开始逐步进入工业化,不少厂商开始生产瓷砖。此外,包括针织、童服等迅速崛起的产业,对于高速发展的香港来说都很有价值。

罗家聪表示,与香港本土生产的产品,或者从世界其他地区进口的商品相比,佛山的人力资源更加丰富、原料也更加便宜,生产出来的商品在市场上就具有竞争力。因此,不少在香港赚到了“第一桶金”的香港人,开始到佛山来开厂做实业。他们把先进的技术、企业管理的办法带到佛山来,生产出来的产品卖到香港市场,或者通过香港这个出口渠道把货物卖到全世界。不少资金没有那么雄厚的香港人,也来到佛山做外贸生意。

制度性整合推动经贸合作全面深化

经过十多年的交流合作,到上世纪末,佛山的产业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根基,但彼时佛山制造的产品仍以满足国内市场需要为主,如何拓展广阔的全球市场是众多佛山企业面临的问题。踏入新世纪,随着我国加入WTO,内地市场从局部开放向全方位开放转变,香港作为全球自由贸易港的优势得到进一步突显。

为了更好发挥港澳在内地的作用,2003年内地与港澳共同签署了《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香港和内地的经贸往来开始出现突破性的发展。

陈广汉认为,一系列重要历史事件推动了内地与港澳区域合作从功能性整合向制度性整合转变,即把由企业推动的一种自发性经济一体化成果,通过签订区域合作的协议规则制度化和规范化,随之而来的是投资、贸易额度的增加。这直接推动了港澳与广东进入货物贸易自由化、服务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的新阶段。

受益于此,佛山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港澳投资热潮。截至2018年底,佛山市共有7668个香港直接投资项目,涉及投资总额539.45亿美元,合同外资286.07亿美元;615个澳门直接投资项目,涉及投资总额32.08亿美元,合同外资16.39亿美元。

除了经济上更紧密结合,进入新世纪后香港和佛山在社会层面的互动也趋于频繁。“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我认为是对两地关系影响最大的事件。在此之前,香港和佛山两地的发展水平差异仍然比较大,导致居民之间的生活习惯差异比较大。但是香港回归之后,开始有一些香港人回到佛山生活,有不少香港人还在佛山置业,希望在香港拼搏退休后回到佛山生活。”

罗家聪认为,这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佛山的经济高速发展,让两地的生活习惯逐步趋同,“在我看来,如今香港和佛山两地的居民更加亲近了。”

这个阶段,两地交流的另一大变化是佛山开始更多参与香港的发展进程中。2003年7月,佛山市个人赴港澳旅游申请正式启动,粤港澳三地人员往来更加密切,佛山人到香港旅游消费逐渐增加。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